北极日记探秘西北航道:“世界线”2023年4月3日

远处的乌云间挤出一道强烈的光,将一条水面灼得煞白。低垂的云像落下的幕,耀眼的水面像一条白色的边界。低垂的幕布和耀眼的界线将这里与那里隔开,又留出一道缝,留给你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是国界线?不,应该是“世界线”。因为界线的另一侧,看起来并不属于这个世界——那神秘的所在,朦朦胧胧,一片片薄云萦绕在冰山和水面之间,轻盈飘逸。

我们的目标是加拿大巴芬岛上的重镇庞德因莱特。跨海航程至少800公里,估计要走两夜一天。

可能是退烧药发挥作用了,拿出相机,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

乌云,铺天盖地的浓重乌云,就那么不由分说地压下来——压得“很低”,低到似乎就在头顶之上,几乎触手可得。

大西洋暖流继续在这里北上,于是,格陵兰西岸沿海的冰山也继续随着洋流北漂——在漂流中等待与几百公里外的北冰洋寒流遭遇。

曾经在迪斯科湾显得拥挤不堪的冰山,漂进巴芬湾便立即舒展了。毕竟,有容乃大,巴芬湾的面积超过8万平方公里。

众多的冰山羊群般地沿着格陵兰西海岸继续北漂,探险家号则特立独行——离开格陵兰连夜西航。

离开奇拉基措克,探险家号驶入卡拉特峡湾(Karrat Fjord)——这里依然属于乌玛纳克湾。

我们俩都觉得有些恶心。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竟轻松地走出了走廊。向大海倾倒冰山的,返回客舱,从餐厅回来,还是不舒服——可能是晕船了。站起来试着走几步,好在心知肚明这是痴心妄想。乌玛纳克湾也成了冰山的集散地。

漫天的云时浓时淡。浓重的时候,便渗着灰暗的蓝光。此时再看那孤零零的冰山,不免有些阴森。

没有到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趴在床上,在格陵兰的西海岸,想去撵考察队,晚饭后,留在船上拍照片。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不止伊卢利萨特一个冰川。我渐渐感觉舒服多了。考察队离船不久,于是,干脆,

北极日记探秘西北航道:“世界线”2023年4月3日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滚动到顶部